卞兀良

六爷年暮,刀芒如初。☆除了流氓没别的特征

【老九门】陨

#六白#   玻璃渣预警   #镹门四周年# owo


白姨死的时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那天,屋外还飘着雪,烛火在由门缝漏进来的风里摇曳。婆娘眼底光亮明灭,时辰不多了。


老六腾出平日搂刀的地方,让白姨靠在自己身上,擒握刀鞘的手拦过来搂着她。自她卧床不起后,他也不再有人打理了,须子又长了几分,身上也有了些时日的味道,可偏偏比那郎中开的方子还管事,白姨觉得整个人舒畅了许多。


老六的手常年执刀,老茧层叠,糙得很,相较之下她那也不算什么,白姨的手连同当年他从墓里带上来的白玉镯一块儿被兜进掌心婆娑,刮得心尖里都有些痒痒。


白姨费力抻了抻脊梁,老六的手立马随过来为她拢好衣被,不善言辞却好生紧张。女人咧了咧嘴,胸腔里勉强振出一丝笑来,低声嘱咐他日后多上心照料自己。


男人的肌肉明显紧绷起来,收紧了手死死攥住她的,白姨又忍不住笑了,只是声音越来越低。


“呆子,你攥疼我了。”


脖颈间瘙痒淡去,怀里的人彻底没了呼吸。


呜咽忽起。


风扰了下烛火归于平静。


屋外,雪未停。


【九门原著向】逝狼



文革,怕是要将活口全革了去。


大小人儿呼喝游行,横幅传单,遍地“红色”。战争的腥味尚未散去,小孩子推搡着昔日先生,途经之处如遭匪劫,这革命搅得人心惶惶,时有号哭,今日一别,尽道是阴阳两隔,好自为之。大部队声势浩荡,人群齐声喊着号子,手里高举红宝书,如蝗虫过境,百姓皆是退而求保,唯恐避之不及。


前段时间茶楼掌柜家的二儿子也瞎套近乎,偷摸混进红卫兵里,领头的几个带着枪杆,只消跟着他们,裹上一身衣服溜达一圈,人家都得让你三分,威风得很。


方才随人群砸了薛家古董铺子,他也顺了块小玉佩揣兜里带出来,各个情绪正高,寻思着趁势头再批斗几个。拐角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后边的催促前面赶紧挪窝,一拐道见那头头盯着楼前乞丐打量,心里明了,这家伙摊着事了。万一有点啥,自家别给搅进去才好。


他不懂父亲为何那么敬重门口那醉鬼疯子,再拮据也舍得给他匀出点酒来。这人的响动事迹自老一辈嘴里略有耳闻,但言传终归是口口相递,期间几经添油,死人都能给说活了,一把陈朽骨头还能掀天不成。掂掂手里的枪杆子壮壮胆,冲同伴使个眼色挤上前去,指着疯子一顿数落。


杂乱枯发动了动,那人跟聋子赛的,似乎抬头扫了他们一眼,变个姿势又不动了。威风惯了哪能受得这等待遇,一心气盛的头目耐不住性子,一脚踢翻老六跟前的酒葫芦,将他和老妓女盛传一时的“龌蹉事”拎出来批判,说至兴头只当疯子不懂人话,背身朝着人群高声谩骂,煽动同伴附和,不知身后有了动静。


待他觉察围观者面色不对,一股寒意直冲天灵,为时已晚。


刀刃没入皮肉,惨叫噎在半喉,未对痛觉有多少理解便没了性命。一时四下静谧,骤然惊叫众人纷逃,小孩儿心生怯意都退了两步,相觑之间老六也近过身来,抢上前迎面斩下,刀起血雾弥。


混乱中有人放了一梭子,红卫兵们如梦初醒,端起枪杆照着那团人影玩命射击,铁砂弹子接连撞进肉里,彻骨剧痛炸疼脑仁,疯子也是杀红了眼,回身一刀搠入旁人胸腔,硬是搡出去几步,踏碎了跌出去的葫芦。


这一下用尽气力,膝弯一软随尸首倒下。冷汗浸透老旧棉絮,胸腔剧烈起伏艰难喘息,咬牙将刀挣出桎梏,疼痛扎得意识不太清醒,视野明灭不定,颓然不起。颅脑一阵晕眩,眼见半截瓢斛还残着许些浊酒,老六往前抻了抻,攥在手里颤着往嘴里就,星点液体洒落,不知祭了谁。日头斜在刀上,也不动了。


那些人生怕他又翻起来一阵疯砍,枪口对着尸体半天不敢挪窝。精明的朝乞丐又放了一梭子,确认死透了才敢围上前去,冲人形一阵拳打脚踢,完了还觉得晦气,拍拍身上埃土作鸟兽散。


掌柜儿子早给吓懵,窝在墙后许久才敢探头,正赶上他爹从后堂奔出来探看情况,撞见着儿子这身打扮,扬手狠掴一掌,气得差点瘫在地上。“造...造孽啊!好好的门前,无故横了四具尸首,你,你这恶徒!”


时期特殊,一家子只得躲进屋里暂避风头,待红卫兵尸首给人收拾走了,才敢出门为老六处理后事。刀死死攥在手里脱不开来,只得连人带刀抬上担子,掩上草席抬进山里私自下葬。


日头未落,尸骨已凉。


虬枝鸦噪响。


要去大学了清本清本

占tag致歉_(:3_

企鹅2742508709  遇上专业跑单党心累。跑单求别来…出到9.11

大学在海南师范,海口大概能面交

周叶番外?thus (满50送)

毒唐 孔雀翎 果本全新 70捆45

明唐 失控1+2 85捆30

月刊少女野崎君 恋花火 25捆30

直出可被捆

全职

喻文州中心 喻求不满 40

中世纪paro明信片 30

all叶 噢耶 22

张安 离岸 15

魏叶 喂,那边的给个买烟钱 8

双叶 DNA不同怎么谈恋爱 8

双叶 我知道你的全部 8

官方老韩挂件 12

【杂】

all黄 little yellow 45(日刊)

谢沈 一锅谢沈安利 15(送明信片)

影法师 赤琴 you are one in a million 28

唐藏 冲吧呆毛君 40(赠品全)

鬼畜眼镜 双克本 18

家教 山云 未字笺 38(带特)

黑篮 青黑 名字日文不会打 带可撕海报 25

山坂 吐息微热 25

狡宜 boss&dog 30

【可换】

茶律鹤丸无料(付全邮入的)

伏加帐号卡明信片

盗墓花语明信片

明唐 失控1+2

红茶 狂气本

【求】

两片小猪肘双叶相关,最好不单收

涩江鹤鳄

想当初

继续清本……

企鹅2742508709

更新list  _(:3_孔雀翎有人要了但是只捆一本感觉…………接下来的得怎么出…只好祈求妹子多带一点orz

毒唐 孔雀翎 果本全新 70捆45

明唐 失控1+2 85捆30  (第一本瑕疵第二本全新)

愿望之种 40捆40(无卡贴)

月刊少女野崎君 恋花火 25捆30

直出可被捆

全职

叶蓝 爱斛(带明信片和徽章) 75

明信片 30

林方 阱之鼠 28

兴欣中心 秋叶复兴荣 20

all叶 噢耶 22

张安 离岸 15

魏叶 喂,那边的给个买烟钱 8

双叶 DNA不同怎么谈恋爱 8

双叶 我知道你的全部 8

方王 luv letter 15

方王 一期一会 15

林方 坚定的锡兵 45(带小册子) 瑕

叶/魏/方 good time 40

官方老韩挂件 12

王不留行挂件 20

【杂】

黄黑 红茶 狂气本 68(带书签)

all黄 little yellow 45(日刊)

谢沈 一锅谢沈安利 15(送明信片)

影法师 赤琴 you are one in a million 28

唐藏 冲吧呆毛君 40(赠品全)

鬼畜眼镜 双克本 18

盗墓 熊孩子张小邪 35(带特典)

家教 山云 未字笺 38(带特)

黑篮 青黑 名字日文不会打 带可撕海报 25

探鹰 困兽之舞 60

山坂 吐息微热 25

狡宜 boss&dog 30

虫工 黑猫警长1+2(带明信片和环保袋) 110    (预留)

【可换】

茶律鹤丸无料(付全邮入的)

沙田蓝雨明信片

伏加帐号卡明信片

虫工 黑猫警长1+2

盗墓花语明信片

明唐 失控1+2

红茶 狂气本

【求】

两片小猪肘双叶相关,最好不单收

涩江鹤鳄

想当初

【出】入本一时爽,出本火葬场

价格调整,再不行送基友得了……带多可刀




毒唐 孔雀翎 果本全新 70捆45

明唐 失控1+2 85捆30

叶蓝 糖衣弹 50捆70

愿望之种 40捆40(无卡贴)

炎铃冬装明信片 15捆15

月刊少女野崎君 恋花火 25捆30


——————直出可被捆——————


全职

dear非全套 30

林方 阱之鼠 28

冠军明信片 38(或者叫正副队?)

伞修 绊(封面有瑕) 15

all叶 噢耶 22

张安 离岸 15

魏叶 喂,那边的给个买烟钱 8

双叶 DNA不同怎么谈恋爱 8

双叶 我知道你的全部 8

黄少天中心 黄少天与柯基犬不得入内 10

方王 luv letter 15

方王 一期一会 15

林方 坚定的锡兵 45(带小册子)

叶/魏/方 good time 40

黄叶 sex,then love 45

官方老韩挂件 12


【杂】

黄黑 红茶 狂气本 68(带书签)

all黄 little yellow 45(日刊)

谢沈 一锅谢沈安利 15(送明信片)

影法师 赤琴 you are one in a million 28

唐藏 冲吧呆毛君 40(赠品全)

鬼畜眼镜 双克本 18

盗墓 熊孩子张小邪 35(带特典)

家教 山云 未字笺 38(带特)

黑篮 青黑 名字日文不会打 带可撕海报 25

探鹰 困兽之舞 60

山坂 吐息微热 25

狡宜 boss&dog 30

虫工 黑猫警长1+2(带明信片和环保袋) 110


【可换】

茶律鹤丸无料(付全邮入的)

dear套卡 非全套

沙田蓝雨明信片

伏加帐号卡明信片

虫工 黑猫警长1+2

盗墓花语明信片

明唐 失控1+2

红茶 狂气本


【求】

两片小猪肘双叶相关


【韩叶】行动派

一个拖了一个月的肉

OOC严重

图长吧应该

 

【老九门】六一安利。正剧风

#老九门#拿正剧风卖安利

新春时节街头巷尾都笼在年味里,鞭炮声或远或近平地炸响。张大佛爷下了帖邀九门各当家于府中一聚,向来肃穆的张府也因迎春添了许些味道。

雕花圆桌上各色饭食错落摆放,中央九个青瓷巧杯一字排开。虽知老六定不上座,仍如数安置不曾失礼。 仙姑女人家素爱洁净,为避老六之位在其身侧招她不喜,那多出的空落座椅便搁在佛爷右边。张启山招了招手,立于斜后方待命的副官正步跨至身畔,娴熟为瓷杯满上了酒。喜气晕得军人冷峻眉锋都稍显柔和,张启山自执首杯向众人示意,“请。”席间皆饮罢,各自动筷,仅余水光拥着未动瓷杯。

老六独坐阶下,方才拎出的酒有人事先烫过,搂在怀中煞是暖和。从盘内捡几个花生米掷进口中咀嚼,雪粒飘入坛口融作一色,仰脖痛饮。

背后忽有踏雪声响,老六自顾饮酒没有回头,穿惯军服的男人腰身笔挺,严整步伐一顿同阶坐下。

寒冬腊月地气噬骨,沉默冗长,铮亮马靴固而不动,在薄雪印下两个浅窝。老六又启了新酒,指头扣稳坛口搪进旁人怀里,尚满佳酿溅出坛口在衣襟留了深色印子。张启山动作稍滞略感意外,面容未松捧起酒坛向老六致敬,两掌一托醇香入口。

墙外鞭炮乍响,声熄重归静默,偶有觥筹磕碰,洽谈入耳。

雪染长沙城。

#六一安利# 注意!注意!九门无基佬,这只是六一与一六的党派战争。直男大法好

相机拍的,图可能会比较大,慎点!慎点!慎!!!

 

真·王大眼·喵

虽说和大眼相反,是右眼大左眼小,就把它当成反差萌吧[什么奇怪的定义

 

这崽子总想碰俺镜头_(:3_镜头冲它正面便往后缩,一会又凑上来蹭东蹭西企图扒下相机

 

后来它刨了根鸡毛在那耍,鸡毛给风吹石缝里特蠢的在那伸前腿够...

 

#逼死强迫症,关爱大小眼#

 

其实它右眼大概是瞎的,感觉反光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