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兀良

六爷年暮,刀芒如初。☆除了流氓没别的特征

【包叶】想象与现实的出入

OOC注意

坑爹就是这个范

大概民国paro?

 

 

 

窗棂漏下光线映出尘埃浮动痕迹。


叶修没有说话,嘴里衔着草茎抖得比平日快了几分,常年懒散的脸上透许些少有的焦虑。


苏沐橙倚在门框上往外张望,过会又回头看看他,掏出怀表再一次确认时间。


包子还没回来。兴欣为传递情报已折了不少人马,搭上精英这种损失,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了。

外边街道陡然变得嘈杂,训练过的步伐虽紧不失严整。男人神色一凛拔出腰间手枪:“接应。”苏沐橙心下会意,利落翻身跃上梨木桌端稳步枪。


军人叫喊着什么却硬是从院外绕了过去,叶修背手跨出屋子辨听脚步声远去方向,墙头异响引十分警觉,猛地望去却见一人以狗啃屎的姿态跌下墙来,满身暗红血污,长发腻纠在面上捂着痛处瞎哼哼:“墙是不是变高了......”“包子!”几步拉近距离便能嗅到浓重的甜腥气味,赶忙蹲身查看伤势,“伤哪了,怎么回事?”

“诶老大!”包子回过神正想爬起来,扯着腿又龇牙咧嘴坐下了,“没事儿,脚给崴了。”

跟试想的械斗不太像啊!

“怎么回来的?”叶修挑眉拿枪管拨弄全糊贴在他身上的布料又问了句。


“太晦气了!前脚把情报交出去后脚兵油子就进来了,躲进怡春楼从茅厕那边溜到隔壁院里,差点被鸡妈妈拎耳朵,翻老王家院墙结果让铁钉勾着没控制好,掉他们家猪血缸里了......”

等等这发展不太对啊导演!

叶修呆了会嘴里草茎愣是没叼住,忽然就给气笑了,不碍上边黏糊拍了他肩头一掌,“挺行啊包子。”


苏沐橙掩着嘴笑眯了眼,包子也不知道懂没懂,见别人笑自个也跟着傻乐。闹了会神色忽然凝重起来,伸出有点狼狈的手抚上对方后颈按向自己,来回润泽两片薄唇:“叶修,我回来了。”

别怕。 

 

 

===============

 

画风突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包子怎么说话没把握好......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