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兀良

六爷年暮,刀芒如初。☆除了流氓没别的特征

【老九门】六一安利。正剧风

#老九门#拿正剧风卖安利

新春时节街头巷尾都笼在年味里,鞭炮声或远或近平地炸响。张大佛爷下了帖邀九门各当家于府中一聚,向来肃穆的张府也因迎春添了许些味道。

雕花圆桌上各色饭食错落摆放,中央九个青瓷巧杯一字排开。虽知老六定不上座,仍如数安置不曾失礼。 仙姑女人家素爱洁净,为避老六之位在其身侧招她不喜,那多出的空落座椅便搁在佛爷右边。张启山招了招手,立于斜后方待命的副官正步跨至身畔,娴熟为瓷杯满上了酒。喜气晕得军人冷峻眉锋都稍显柔和,张启山自执首杯向众人示意,“请。”席间皆饮罢,各自动筷,仅余水光拥着未动瓷杯。

老六独坐阶下,方才拎出的酒有人事先烫过,搂在怀中煞是暖和。从盘内捡几个花生米掷进口中咀嚼,雪粒飘入坛口融作一色,仰脖痛饮。

背后忽有踏雪声响,老六自顾饮酒没有回头,穿惯军服的男人腰身笔挺,严整步伐一顿同阶坐下。

寒冬腊月地气噬骨,沉默冗长,铮亮马靴固而不动,在薄雪印下两个浅窝。老六又启了新酒,指头扣稳坛口搪进旁人怀里,尚满佳酿溅出坛口在衣襟留了深色印子。张启山动作稍滞略感意外,面容未松捧起酒坛向老六致敬,两掌一托醇香入口。

墙外鞭炮乍响,声熄重归静默,偶有觥筹磕碰,洽谈入耳。

雪染长沙城。

#六一安利# 注意!注意!九门无基佬,这只是六一与一六的党派战争。直男大法好

评论

热度(4)